手机端
当前位置:主页 > 秘密中心 > 女性秘密 >

不要吸了,好难受,好想要

叶佳禾被打的跌落在地上,受伤的脚踝肿的越发的明显。
鞋跟也歪断了,狼狈不堪的坐着,好半天挣扎不起来。
而李慧珍已经上了车,车子从叶佳禾面前扬长而去,并没再理会她的意思。
她微微的叹了口气,撑着地板一点点的站了起来。
叶佳禾似乎花了很长的时间,缓缓的闭眼,从这样的疼痛里缓和过来,她挺直脊梁骨,一步步的走出警察局。
这个点,没公交车,想叫车都要走出这段路。
叶佳禾苦笑了一声。
老天就和她作对一样,几声闷雷后,淅淅沥沥的雨点砸在地上,越来越甚的感觉。
原本就穿着单薄的叶佳禾,很快就被淋了一个彻底。
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,抱着手臂,有些瑟瑟发抖。
在快到路口的时候——
刺眼的灯光让叶佳禾微微的眯起了眼睛,看不清车牌,更看不清车内的人。
她只是下意识的躲到了路边,以为自己挡到了对方的道。
结果,车子就这么停在了叶佳禾的面前,她怔了怔,还没来得及反应,驾驶座匆匆下来一名中年男子,撑着伞走到叶佳禾的面前。
叶佳禾一愣。
“叶小姐,二少请您上车。”司机毕恭毕敬的说着。
“二少”两个字,让叶佳禾的神经瞬间紧绷。
还没来得及多想,原本闭合的车窗缓缓的降低,纪一笹的俊颜出现在黑暗之中。
棱角分明,五官深邃。
那眸光淡淡的扫在叶佳禾的身上,眉头皱了起来,那是有些嫌恶的反应。
叶佳禾看的很清楚,也很明白纪一笹的洁癖。
结果——
“上车。”纪一笹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的传来,那是命令。
叶佳禾挣扎了下:“二叔,不用——”
纪一笹没再多看叶佳禾一眼,直接关上了车窗。
叶佳禾微微叹了口气,司机有些为难的站着:“二少让您上去,您就上去吧。”
“好。”叶佳禾应道。
明显,司机松了口气。
因为,但凡在纪一笹身边呆过的人都很清楚纪一笹的脾气,他绝对不允许有任何拒绝的机会。
自然,叶佳禾也是知道的。
司机开了车门,叶佳禾钻了进去,却很自然的坐到了最靠边的位置,生怕吵到纪一笹。
但是她还是礼貌的开口:“二叔,谢谢,到路口把我放下来就可以,我可以打车回去。”
“住哪里?”纪一笹淡淡的问着。
叶佳禾:“……”
一直到纪一笹看过来,叶佳禾才缓过神,支吾了声:“不用了。”
这一次,纪一笹的眸光沉了些,落在叶佳禾的身上久了点,眉头拧的越来越深,而后,他直接命令司机:“回公寓。”
“是。”司机不敢怠慢。
叶佳禾愣了下,脸色跟着变了变,口气慌张了起来:“不用了,我要回去。”
纪一笹没理会叶佳禾,低头看着笔记本电脑上的文件,完全忽视了叶佳禾的存在。
叶佳禾见状,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那是指纪一笹的公寓,叶佳禾知道。
先不说,自己的身份适合不适合去纪一笹的公寓。而是现在她必须回到自己家,家里还有人在等着自己。
今天闹了这么一大出乌龙,她已经晚归太久了。
 
越想,叶佳禾越急,直接伸手就抓住纪一笹的手腕:“二叔,我要回去。我住在星辰国际。”
说完,叶佳禾一僵。
这才看见自己的手,湿哒哒的落在纪一笹的衬衫上,衬衫已经被沾染透了。
她吓的立刻缩回自己的手,也不敢再继续说话。
结果——
纪一笹的大掌却忽然扣住了叶佳禾的小手,一个反手,就牢牢的包裹在掌心。
叶佳禾愣住,彻底没了反应。
她的眉眼低敛下来,一言不发。
“疼吗?”忽然,纪一笹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。
叶佳禾错愕的看着纪一笹,纪一笹却忽然靠的叶佳禾很近,似乎不太在意叶佳禾身上的狼狈。
带着薄茧的指腹,微微的擦拭过叶佳禾额角周围的血丝,而后顿住。
“不疼了。”叶佳禾被动的说着,下意识的躲了躲。
越是躲,纪一笹的力道收的越紧,那眸光也沉的吓人。
最后,叶佳禾彻底的老实下来,低敛着眉眼,看着自己的鞋尖,不吭声。
“因为警察局的事,所以被李慧珍打了?”纪一笹问的直接。
叶佳禾:“嗯。”
“活该。”纪一笹淡漠的应了句。
叶佳禾:“……”
此刻的叶佳禾,只有一种感觉,她想逃离这里。
然而,车子仍然匀速的开着。
纪一笹牵着叶佳禾的时候也不曾松开,就这么攥在手心,好似玩具一样把玩着,叶佳禾也不敢把手收回来,任纪一笹牵着。
但是那种感觉,却让叶佳禾坐如针毡。
每一分每一秒,都好似度日如年。
许久,绷不住的人是叶佳禾,她讨好又小心的说着:“二叔,前面路口我就可以打车回去了。”
纪一笹没反应,司机更没反应。
叶佳禾想再说,看着纪一笹面无表情的脸,吞了吞口水,忽然就安静了下来。
这是第一次,叶佳禾这么近距离的看着纪一笹。
纪一笹在思考的时候,指尖就会不自觉的敲打规律的节奏,眸光专注而深沉。
那对着叶佳禾的侧脸,完美到无懈可击。
叶佳禾贴的很近,鼻间都是好闻的淡淡烟草味,耳边是这人强健有力的心跳声。
因为穿着裙子,纪一笹的手直接贴着自己的肌肤,带着薄茧的触感,让叶佳禾的脸越来越红。
有些不合时宜,却又让人觉得莫名的贪。
叶佳禾的心思忽然变得有些飘忽不定,不由的想起媒体的排行榜,她的脸微微的红了一下。
北洵城,最想睡的男神,纪家的两兄弟占了第一和第二。
而第一的,就是纪一笹。
……
叶佳禾的脸,不自觉的红了下,下意识的转过头,看着窗外,不敢再看向这人。
这样的小动作,纪一笹看着,但是却始终没戳破。
一直到车子缓缓的在纪一笹的公寓大堂停好。
恍恍惚惚的情绪,在车子彻底停稳的时候,叶佳禾才回过神。
一抬头,叶佳禾就看见了纪一笹深沉而专注的眸光。
偏偏纪一笹靠的很近,那姿态,好似在检查叶佳禾额头上的伤口。
不知是错觉,还是因为紧张,叶佳禾觉得纪一笹的薄唇已经吻上自己了。
分享至: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