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端
当前位置:主页 > 秘密中心 > 女性秘密 >

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晚上和老师发生了关系

啥,一块儿睡?
 
李明脑子嗡的一声,这几天想女人的不行,这要睡一块儿不得更想弄了,可不知怎的,想起林柔柔曼妙的娇躯,隐隐又有些期待。
 
“柔柔,这.......不太方便吧?”
 
本来林柔柔还有些害怕,但看到李明一幅正人君子的模样,反倒放心了,再说自己还穿着睡衣呢。
 
林柔柔便笑嘻嘻道:“没事的,外边真的很冷。“
 
经过林柔柔这一提醒,李明还真感觉有点儿冷,不禁有些松动,心想自己怎么可能跟学生发生什么。
 
犹豫半晌道:“那成吧。”
 
李明这些年一直单身,从未跟女人同床,刚钻进了被窝,就感觉到一股久违的温热,心头有些发慌,绷紧了身体,努力不让自己乱想。
 
偏偏林柔柔冷的厉害,刚躺下,就本能往他身上凑,本来床就小,很快两人的身体就近乎贴合在一起。
 
夏天穿的少,再加上林柔柔正在发烧,那种炙热烫在李明心头。
 
这时候的李明虽然脑子里浮想联翩,能清楚的感觉到那对儿大白兔随着呼吸在他胸口摆动,但总归还保持着理智。
 
但很快他就不淡定了,因为本来还算平静的林柔柔,柔软的娇躯不知怎的,忽然轻轻抖动了起来。
 
“柔柔,你咋了,是不是还不舒服?”李明扭头去看,却发现林柔柔的眼睛红红的。
 
“老师,我没事。”
 
林柔柔的声音显的有些沙哑,配上红红的眼圈,李明还真有些紧张,追问之下才知道,敢情林柔柔从小没感受到太多父爱,每次喝多酒总拿她们母女撒气,非打即骂,想到李明平日对她的关心,以及今晚的照顾,忽然间就感动了。
 
林柔柔的父亲虽然是村长,但也是出了名的混子,这点儿李明是清楚的,看着一旁的林柔柔,便下意识伸手抚向了她的脑袋,试图给她一丝安慰。
 
林柔柔对李明有好感,不知不觉的脑袋就埋进了李明胸口,这下两人的身体贴的就更紧了。
 
面对这么年轻早熟的一个女孩,李明心里不可能没点儿想法,就算是心里没有,身体上也肯定会有所反应。
 
这不,刚贴在一起,李明下边的小兄弟就开始蠢蠢欲动了,几乎蹭着林柔柔的大腿根处翘立了起来。
 
林柔柔还是个女孩,对于男人身体上的变化格外敏感,一股麻酥酥的感觉传遍了全身。
 
“老师居然硬了。”
 
林柔柔特别惊讶,下意识扭动了一下身体,李明硕大的小伙伴哪儿能控制的住,顺势抵在了她粉嫩的鲍蕾之上。
 
林柔柔慌了,因为她根本没有穿着内裤,薄薄的睡衣根本无法起到阻挡的作用,反而那种隔着衣服的感觉,让她忍不住想要叫出来。
 
她虽然没被人碰过,但她那不着调的老爹却经常跟女人办那事儿,所以很早她就学会自慰,也很想着跟男人做那事儿。
 
此时因为很冷的缘故,李明担心她生病别再冻着,所以两人的身体几乎是依偎在一起的状态。
 
这一靠近,李明闻着林柔柔身上散发着的那股少女芳香,顿时就起了生理反应,体下的小二哥高高的竖起了一顶小帐篷,还不偏不倚的恰巧顶在了林柔柔的下面花瓣中心处。
 
“嗯,老师,不要.......”
 
 
这时候的林柔柔真的尴尬极了,想提醒老师但是又不敢,本能的收紧了双腿,可又恰好夹紧了李明亢奋不已的小伙伴。
 
突如其来的动作,李明浑身一哆嗦,其实他早就发生了生理上的异常,但身为老师,他依旧保持着淡定。
 
“柔柔,怎么还不睡?“
 
林柔柔忽然惊醒,心跳个不停,慌忙调整了一下姿势。
 
“老师......我这就睡。”
 
转过身的林柔柔心里实在无法淡定,她不断的安慰自己,老师也是个男人,肯定是不注意才这样的。
 
可被窝里的地反就那么大,免不了产生一些摩擦,不多时她就感觉李明的硕大的家伙又逐渐顶在了她的蜜臀上。
 
对此李明也无奈的很,只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。
 
刚开始林柔柔还有些害臊羞愧,随着接触的时间长了,这个年纪正是对那种事儿充满幻想的时候,心里不禁冒出了一些想法。
 
“老师真的好大,蹭的好难受,要是再进去一点儿就好了。”
 
同时又想:“老师平时一个人,会不会憋的很难受呢?”
 
本来她身体就难受,再这么一想,脑子不禁有些迷糊,睡梦中也不知道是真难受,还是产生了那方面的想法,一个劲儿往李明身上蹭。
 
这一宿可真苦了李明,面对睡梦中躁动不安的林柔柔,下边的小伙伴都硬的发胀,真有种想要占有的冲动,但是最终还是控制住了。
 
倒不是说李明这人老实,而是林柔柔总归是自己的学生,在他心里包裹着一层束缚。
 
要是将被窝里的女人换做别人,怕是早把小伙伴放进了温热泥泞的山谷,感受那一份逍遥快活。
 
就这样,转眼到了第二天,跟自己的学生睡觉不是啥好事儿,所以李明起的特别早,当时林柔柔还在睡熟中,这时候他惊讶的发现,床单上竟有一片温热的湿润。
 
李明以为是自己泄了,慌忙把手伸到了下边,结果一点儿都不湿,敢情是林柔柔的。
 
一大早发现这个,李明着实不淡定,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林柔柔身上。
 
林柔柔睡觉不安生,那边的被子掀开了一半,胸前的饱满一览无遗,特别是那颗隐约透露着嫣红色的凸点。
 
李明暗暗咽了口唾沫,暗道:“这小妮子可真够诱人。”
 
帮林柔柔掩盖之后,李明便急匆匆的起床了,憋了一宿,尿急的很,来到了院里的厕所。
 
也就在李明从厕所出来后,正房里忽然传出了一阵很奇怪的动静,像是一个女人在挣扎,同时声音又特别小。
 
抱着好奇,李明便凑了过去。
 
敢情正在挣扎的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林柔柔她妈王桂花,此时正被一个黑瘦的男人使劲儿的按着,撕扯着衣服。
 
“柱子兄弟,你......别这样。”王桂花抱着胸口拼命挣扎。
 
“桂花,你男人搞了我老婆,搞你一下能咋地,你下边可都水汪汪的了,快让我弄弄。”
 
一边说,那男人一边扯着王桂花的内裤,手一个劲儿往饱满的胸脯上抓,王桂花反抗的厉害,但哪儿有男人力气大,很快就被弄的一丝不挂,狠狠的扔在了床上......
 
站在门外的李明听了个大概,原来是林柔柔她爸在外边搞了人家女人,趁着他不在,就找上门来报复。
 
想想王桂花也真够可怜的,自己丈夫做的孽,最后却报应到了她的头上。
 
那个叫李柱子的男人动作格外粗暴,狠狠的掰开了王桂花的双腿,盯着那神秘的蓓蕾,眼睛都快冒火了。
分享至: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