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端
当前位置:主页 > 短篇鬼故事 >

赶魂夜恋娘再回家

(一)死前魂回家
 
他叫叶宇风华正茂,年仅27岁,毕业一个省的重点大学,学习优异,但是,人有旦夕祸福,终有一天,他在回家赶路的一天里,一个大货车,似乎要在喊着:就是你了,到时候了。
 
说着,那个货车就速度的开过去,一下子,将他卷入车底部,他一下子懵了,想从货车里逃出来,一步步趴着,挣扎着,一种求生的欲望。尽管鲜血已经湿透了他的裤子,他还在挣扎。
 
这时候,一个白色的苍老脸庞,眼睛冒血地,在那个车底下,让他心生畏惧,原来是那个人,似乎在他一天看到一个寻尸启示的里面的女人。这个女人说着:你跟着我走吧,我在下面一个人空荡荡的,一个人孤单的很。
 
这时候,说着,宇一下子感觉头部再次遭受到大货车碾压,一下子,脑浆一下迸出来,一下子,就灵魂脱壳而出,跟着那个女的,飘飘荡荡着。
 
俗话说:家里有人出大事之前,家人总是有预感。他的母亲,这时候,总是睡不着,一晚上总是心里火辣辣的,一会起床了。可是不知道怎么了,又开始躺下,只见一个模糊的身影越来越清晰,满是头部鲜血的儿子,然后呼喊着:娘,我想你了,来看你了,我要走了,自己保重。这时候,宇的母亲,一下子吓得脸色煞白,可是,她的老公出差了,就她一个人在家里,这时候,一向喜欢共神灵的她,马上起身来到神灵面前,双膝下跪:愿保佑我的儿子平安无事。这时候,只见神灵,似乎张开嘴巴说:该走了。
 
她认为这也许是一场噩梦,再次躺下,这时候,总感觉,床上有一种血腥的味道,她盖好被子,总是睡不下,于是起身竟然却发现,儿子就坐在床尾那里,说着:母亲,不要赶走我,我如果三天后冥纸烧了后,我就要真的离开你了,不能来这里找你了。真的很舍不得娘。
 
母亲丽萍,实在忍不住了,就拨通了儿子宇的电话,电话的一头传来:你说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听。这让她更是冷汗一直冒着,到底是怎么了,儿子的电话很少关机的,知道她有个高血压,很少这样的。
 
就这样,一晚上,在心惊胆战中度过了。一早上,就有人来敲门了,:快开门,不好了,大嫂子快开门啊。
 
丽萍,一下子想起了昨天的晚上,突然心里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,打开门:一看是村里的村长,村长说:大嫂子,宇昨天晚上没有回来,是不?丽萍说着:我昨天晚上看到他了,在我床头,一直不肯走,说着:娘,我来看你了,说要走什么的。村长说:大嫂子啊,你做好心理准备,一会我叔就回来了,叶宇在医院里,一会和叔叔去料理下后事吧。
 
丽萍一下子就瘫痪了,坐在那里不动,但是坚持着坐车来到了医院,来到太平间,掀开白色的单子,医生已经为其清理了一些血迹,看起来和平日一样,脸色苍白,她一下子就晕倒了,等到医护人员对其实施了药物抢救。醒来后,她的丈夫德华也回来了,安慰着:我们就接受这个事实吧。
 
(二)送魂夜恋母回家
 
后来,开始料理叶宇的后事,这时候,亲戚都来了,好多人都眼睛红红的,丽萍也是被大家照顾的早早就躺在床上休息了,亲戚还特意安排丽萍在妹妹家里的后院睡,有妹妹看护着。
 
很快,三天过去了,守灵也到了,这一晚,该送魂走了,丽萍却感到异常的不对,当几个年轻人,走在夜晚十点的村子里,这一天,寒气逼人,似乎还有一点雾气,几个人走着走着,却发现一道白光出现了,放大放大,一会,他们几个人都吓的很害怕,想回去,据说,这不是正常死亡的,会有怨气。这几个送魂人也非常的害怕。
 
一会,丽萍和妹妹在家里正躺着,突然,们一一声响,仿佛一个什么东西飘进来了,只见宇穿着冥衣,站在那里,然后下跪了:母亲,对不起,儿想你了,就让我再看你一眼。
 
丽萍一下子眼泪止不住地留着,想抱住儿子,却发现儿子是空空的,后来宇说了一句:母亲,你若想我了,就默念几句我的名字,去坟前,你若害怕,我就不来了。
 
果然,在几天的夜里,总是在这个时候,十二点十五分,这一刻,总是有一种风吹进来,然后慢慢飘进来一个冥衣穿着的宇,可是,阴阳两隔,一边是冥界,一边是阳界,却永远的阻隔了两个人的再次相拥,却割舍不断的是一份深深的感情。
 
然而,丈夫德华,作为男人,更应理性一点,一天,请来一个师傅来超度,来给家里清理干净一些秽物。就在这时候,竟然发现,床下藏着一双鞋子,竟然是宇经常穿的,丈夫说,一起烧了吧,丽萍看着很是心痛,丈夫还是强行的从丽萍太太手中夺过来了。这一天,家里的几个窗户,和门口,放了一面子镜子,一些神符。而后,又再次对屋内洒了一些圣水。
 
夜幕降临了,丽萍再次期待儿子的到来,时钟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终于到了这一刻,只见门和窗户发出怪异的声音,门开始晃动,那个窗户也开始出现一个飘落的白影子,熟悉的,却看不到脸,这时候,丈夫,德华说了一句:儿子,走吧,以后好好过,投胎吧。
 
丽萍听到一阵阵:“娘,我想你了,来看您了,我是宇啊,给开门吧。把那个镜子弄下来,让我进去,那些红色的字符弄的我全身刺痛难忍。”德华一再组织,拉着丽萍不让开门,说:你忘记白天人家给我们说的了吗,这个屋子有晦气了,必须要净化,万万不能开门了啊。说完,再次害怕丽萍开门,只能用绳索将其捆绑着。尽管窗外一声声的嘶喊声。
 
大约一年后,一天,大雨的夜里,只听见一声巨响,门开始晃动起来,而且似乎看到一个头伸进来了,丽萍被吓得一下子不知道怎么了,这时候,德华,一下子用镜子罩住宇的魂魄,这时候,宇一下子被烧着了,外面一片寂静,只有窗户上飘荡的身影,用手写了两个字:想念。
 
就这样,后来,每年烧纸,丽萍都会多烧纸一些,奇怪的是,一天对面邻居的媳妇生出一个胖娃娃,而后,奇怪的,竟然和她的儿子有点相像.
邻居老头!揉捏我奶头
分享至: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