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端
当前位置:主页 > 午夜鬼故事 >

七月半之末班车

午夜鬼故事顾顺平终于送完了最后一班客人,高兴的哼着小曲驶想终点停车站。
 
“师傅,师傅,快停车啊!”忽然顾顺平听到了马路上一阵呼喊声,他刹住了刹车。现在这里已经是终点站了,况且已经是午夜时间了, 还会有人要坐车吗?
 
反正顾顺平有些疑惑,只见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在使劲的敲着公交车门,顾顺平有些心惊“小伙子,咋回事啊!”
 
“师傅,我受伤了,快送我去医院啊!”
 
顾顺平刚好准备打开车门,忽然听见了一群人的吵闹声“快,他就在前面,快追过去砍死他,别让他跑掉了!”
 
“师傅啊,快啊,快开门啊!”门外的小伙催促道。
 
顾顺平望了眼后面,一群手拿尖刀钢管的人正冲向自己的车,这还的了!
 
“杀了他,砍死他,别让他给跑了!”
 
心慌的顾顺平立即问道“小伙子啊,他们是不是在追你啊?”
 
“师傅行行好,快让我上去吧!”
 
顾顺平可不敢惹这些人,他们可是分分钟就能要了你的命啊!“小伙子啊,这群人大叔我可不敢惹啊!你快松手啊,我要开车了。”
 
只见小伙子紧紧的抓住了车门上的把手,就是不放。
 
眼见着一群人冲到了车门前,顾顺平顾不了多少,立马发动了油门,向前冲去。
 
“跑,我看你往哪跑!”
 
“啊!”
 
顾顺平恐惧的看到那个小伙子的胳膊被狠狠的砍断了,那只手仍然紧紧的抓住了自己公交车门的把手,啊,我的妈呀。顾顺平真想叫娘了。
 
顺利驶到站点的顾顺平,慢慢的将那只紧紧抓住不放的手扳开了。在荒地处找了一处地方将手埋掉了,心里直打哆嗦,叫着哦弥陀佛。
 
夜晚睡梦中,顾顺平梦到了那个小伙浑身是血,朝着自己招手,要顾顺平还自己的命,顾顺平吓得立马惊醒。
 
接下来的几天,顾顺平的工作很顺利,慢慢的也就淡忘了这件事。
 
七月半在恐惧声和思念声中到来了。
 
“老婆,公司今天说可以早点下班,记得等我回来给长辈烧纸。”
 
“老公,今天可是七月半,凡事都要小心点,不要得罪什么鬼神。”老婆细心的叮嘱着。
 
“放心!你老公我可是个天底下再也找不到的老好人了,那些鬼神啊,肯定是不会害我的,我走了。”
 
时间过得很快,夜幕降临了,天空中悬挂着人们的思念,大街小巷都是举家烧纸祭祀长辈,但是气氛仍然是那么的诡异。
 
顾顺平望了望时间,还有一个小时今天就可以下班了,心里怀着激动的心情。
 
公交车开过了一个又一个站点,但是并没有人上车,所以空阔的公交车上只有一个司机。
 
“小明啊,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!害的我们赶不上公交车了。”
 
“呜呜呜呜!那车上明明坐满了很多叔叔阿姨,他们好恐怖啊,还有个叔叔浑身是血,好像还没有手。呜呜呜!”
 
正气的发火的小明妈听见了儿子的话,顿时心里凉了一片,同时也十分庆幸是儿子的阻拦 才没有乘坐那辆公交车。
 
都说小孩的眼睛可以看到很多大人们看不到的东西,而今天又是七月半。
 
“傲气面对万重浪,热血像那红日光,胆似铁打骨如金刚......”顾顺平在经过一个荒无人烟的郊区时,外面一片漆黑,心中顿生恐惧,今天可是七月半,而且现在车上一个乘客都没有,无奈只有哼着歌曲好壮壮胆子。
 
突然顾顺平的脑子想到了什么似的,为什么刚才那么多的老乘客都在等车,看到自己的车停住了,却都没有上来,这是为什么呢?
 
突然间平时看过的鬼故事,涌入了脑海,午夜列车,鬼姐姐,失眠的眼,猛鬼挤公交,思量间身子都有些止不住的打颤。
 
对!猛鬼挤公交,这个信息突然像一股激流涌进脑海,顾顺平不安的望了望后视镜。
 
“啊!”顾顺平忍住了,不知何时车上竟然坐满了人,表情不一的在那里望着自己,一个熟悉又害怕的身影出现在了中间,他在像自己慢慢走来,一只手上竟然还拿着只断手。
 
顾顺平吓得再也忍不住了,回头望了望,却空无一物,又回头看了看后视镜,镜子里面的人靠自己越来越近,他的手马上就要搭在自己的身上了。
 
顾顺平奔溃了,哭喊道“小伙啊,各位还有叔叔阿姨啊,你们大人有大量,我只是个普通的司机啊,放过我吧!”
 
“你怕什么!他们只不过是来搭车的,而我可跟他们不一样。”小伙气愤的说道。
 
“小伙,你想怎么样啊!不是我害你的!”顾顺平停住了刹车跪在地上求饶。
 
“今天是鬼门大开之日,俗话说有仇报仇,有冤申冤,我从鬼门里一出来就被来到了这个车子,却一直出不去,但是我一定要报仇!所以你要帮我!”
 
“小伙啊,我能帮你什么啊?”
 
“现在就下车,去警察局报警,说你的车子被歹徒盗走了!而我会开着这两车报仇,这不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吗?”
 
“那些人会找到我的麻烦吗?”
 
“当然不会,你去报警,都会知道你的车子是被歹徒盗走了,所以和你无关。快下去吧!”
 
“如果是这样的话。我的执照?”
 
“放心,没事的,走吧!”
 
下了车的顾顺平立马打起了报警电话,说被歹徒抢走了车子,和车子现在具体的位置。
 
小伙子开着车寻找着,突然他的嘴巴笑了笑。“看来是天意啊!”
 
小伙有意的将车子开向了一群男人,那群人大怒“乡巴佬,会不会开车啊,让我来教教你吧!兄弟们,上!”
 
顿时一群开始拍击着公交车门,车门顺利的打开了,一群人顺势冲了进去。
 
就在这时,车子立马急速向前驶去,“臭小子,够大胆的啊!竟然敢不给我的面子,兄弟们,给我打。”
 
忽然间那堆衣服像是装了空气一样,瘪掉了。
 
“大哥!”“怎么回事?”
 
“还记得我吗?”小伙突然出现在车后,浑身是血“今天我就是来讨账的!”
 
“啊!啊!啊!”公交车上传来了阵阵尖叫声。
 
“先生,你好,你放心回去吧!我们会帮你找到车子的!”
 
顾顺平不安的回到了家,“老婆,我回来了。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跟你说啊!老婆,老婆!”
 
“老公,你回来了!”
 
顾顺平觉得老婆有些不对,进到房子后,突然间,灯熄灭了,黑暗中,顾顺平放佛看见老婆的眼睛变成红色,而那张嘴巴露出了凛人的獠牙。
 
“不要啊,老婆!”眼看着老婆慢慢的走向了自己。
 
顾顺平害怕的闭上了眼睛,片刻功夫,并没有害怕的掐脖子,反而是一阵笑声,“你现在知道我当时的心情了吧!”灯一下子亮了。
 
“你,你不是我老婆,你是小伙。”
 
“跟你开玩笑的,希望你以后不要那么冷血无情了。”
 
顾顺平开着自己的公交车行驶在午夜的大街上,哼着小曲,车上只坐着一位乘客。
 
“你怎么还不去投胎啊?”
 
“阎罗说我私自夺取他人生命,让我在人间救助别人作为惩罚。”
 
“哈哈!那以后就让我们一起开午夜车好了!”
 
“对啊!”
 
深夜的马路上,一辆疾驰的公交车伴随着一阵欢笑的声音。
分享至: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