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端
当前位置:主页 > 短篇鬼故事 >

现在,轮到我了……

梦,噩梦,噩梦不停地缠着韩冰……
 
“啊!”韩冰从噩梦中再次惊醒。梦,梦中一个脸色惨白的小女孩可怜巴巴地望着韩冰。那个小女孩看起来有七岁了,然而让人感到无比窒息的是她的手,她只有一只右手,而本应该抱着娃娃的左手,正被右手紧紧地抱在怀中……还有她断了的胳膊,正滴答滴答地往外流着血……她哭了,顺着双眼流出的却是鲜血,她不停地靠近,不停地靠近,一边靠近一边在想韩冰发问——“你怕我么?相信我,我不会害你。”
 
韩冰经常被这个噩梦惊醒,最近这个梦出现的频率愈发的高了,而医院给出的结论只不过是压力过大,注意休息。韩冰只能无助地遵从医嘱,然而几天下来,噩梦反而更严重了。
 
“哎,韩姐,你没事吧?”一旁的李璐打量着韩冰,手中拿着一份刚刚打好的文件。“啊,没事啊。”韩冰猛地回头看了李璐一眼。“我叫了你好几声呢,韩姐,这是合同的复印件,您看看。”韩冰接过李璐手中的文件,借着便转身打了个哈欠。
 
“哎,你们听说了么,最近出现了连环杀人案,被害人多为单身女性。”周媛媛的话吓坏了旁边的李璐。“真的么?那晚上谁还敢加班啊!”李璐拿出手机就是一顿搜索。“得了吧,受害人多事年轻漂亮的单身女性,就咱俩这,恨不得把人家给劫了!”周媛媛的话惹得办公室一顿狂笑。“也是,倒是韩姐这样的,该小心了。”这句话似乎并没有引起韩冰的注意,李璐也觉得自己说的有些不合适,自顾自回到了座位上。
 
下班了,韩冰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回家了。“韩姐,最近不太平,晚上一起走啊,我正好开车送你回去。”同办公室的小张掏出了车钥匙。“不用了,我自己慢慢逛就好了,也不是很远。”韩冰自然知道小张的用意,只是她真的不喜欢姐弟恋。
 
回家的时候正巧遇到住在家附近的刘姨,她可是附近出了名的神婆。“哎,小韩啊,你这是才下班呗?”刘姨打量着无精打采的韩冰。“啊,刘姨,我刚下班。”韩冰礼貌性地回答着。
 
“小韩啊,我看你最近一定是休息不好总做噩梦吧?”刘姨的话让本来想打完招呼就赶紧回家的韩冰愣了一下。“你不说我也看出来了,你在这别动啊。”还没等韩冰答应,刘姨就跑回了家,接着马上从家中拿出一小包东西。
 
“孩子啊,拿着回家冲水喝,安魂宁神。”说完就把那一小包东西塞进了韩冰的手中。“刘姨……”没等韩冰说完话,刘姨就摆摆手回到了家中,只留下了不知所措的韩冰。
 
回到家的韩冰确实感觉有点累了,确实啊,白天浏览了那么多的合同,铁人也受不了啊。韩冰叫了外卖后便躺在了床上,一动也不想动。恍惚之中,韩冰睡着了,又做了那个梦……
 
“喂,干嘛呢?打了这么久没人接,外卖还要不要了?”电话那边的送餐小哥似乎有点生气了。“对不起,对不起,睡着了,我这就下去。”韩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穿衣服就下楼了。
 
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我刚刚睡着了。”韩冰赶忙双手接过晚餐。“哦,下次注意就好了。”送餐小哥的态度却出乎韩冰的意料,任凭谁看到了韩冰那蜡白的脸也发不出脾气。
 
吃过饭后韩冰就直接躺在了床上,不一会的功夫便睡着了,当然,那个梦又出现了。
 
“你怕我么?你不相信我么?”这次,韩冰再也受不了了。“你要干嘛?”韩冰质问着。“呜呜,我只想告诉妈妈,明天不要走小路,为什么凶我。”这话让韩冰一愣。“妈妈?”韩冰醒了,再看看时间,正好是上班的时间。
 
“哎,你们听说了么,前一段时间的那个连环杀人犯还没抓到。”李璐和周媛媛议论着。“啊?还没抓到啊?真可怕。”周媛媛看到韩冰来了便礼貌地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。
 
韩冰一天都心不在焉的,以至于好几处的错误都没有发现,为此还让领导找去谈了话。下班的时候由于文件太多,韩冰的部门被迫加了个班。下班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了,韩冰锁了门就朝家走去。
 
韩冰走在宽敞的大道上,十点的城市还是有些许的活力的,大道上还是有几个人的。韩冰刚要拐入她经常路过的那个小道,一瞬间便想起了梦中那个小女孩说的话。“算了,还是走大道吧。”韩冰就这样回到了家。
 
回到家中韩冰却怎么也睡不着了,她在床上翻来覆去,突然看到了刘姨给她的那包所谓的安魂宁神的药。这次,韩冰没有抵触,而是很自然地打开了药包喝了下去。这一夜睡得果然是香啊,那个噩梦没有再来。
 
第二天韩冰起得很早,整个人都显得很精神,化好妆之后便出门上班了。
 
“唉,你们听说没有,昨天西四街那边小道又死了一个人。”刚刚进门的韩冰听到了这句不知从谁口中传来的这么一句话。“你们说?西四街?”韩冰让几个人吓了一跳。“对啊,我记得韩姐家就在那附近啊。”韩冰被李璐的这句话吓得一身冷汗。“难道,梦中的那个小鬼……”韩冰被吓得说不出话来。就这样,浑浑噩噩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。
 
韩冰回到家中,想起了小女孩对她说的话,在忐忑中便睡了过去。
 
“呜呜,妈妈为什么不相信我,呜呜。”小女孩在不停地哭,双眼在不停地流着血。“妈妈,明天一定记得要到资料库的第二个柜子去看看。”说完,韩冰又醒了。
 
果然,韩冰在资料柜中发现了一本因为失误而存在已久的错账,由此挽回了一大笔损失。
 
下班回家的时候,韩冰又遇到了刘姨。“唉,小韩呐,上次的药你吃了么?”刘姨热切地望着韩冰。“啊,吃了。”寒冰显得带搭不理。“小韩啊,我跟你说,鬼话可不能停啊,这药啊,要记得吃。”刘姨的话并没有引起韩冰的注意,韩冰只是寒暄了几句后便回家了,丝毫没有相信刘姨的话。
 
果然,今晚再一次梦到了那个小女孩,小女孩不断地给她提出各种意见,在之后的日子里,韩冰生活果然变得一帆风顺起来。而对于刘姨的话,韩冰早就置之不理了,毕竟有人说过她心术不正,用邪术赚钱。
 
直到有一天……
 
“妈妈,今天还好么?”小女孩已经得到了韩冰的高度信任。“嗯,多亏有小宝贝在。”韩冰已经可以接受眼前这个恐怖的孩子了。“妈妈,你现在肯要我,当时为什么不要我?”这句话弄懵了韩冰。“七年前你为什么不要我,妈妈,真的很疼你知道么?”小女孩的话让韩冰想到了七年前的一切。
 
七年前,还在上学的韩冰有一个英俊潇洒的男朋友。然而就在七年前,两人根本无法承担责任,所以,在得知韩冰怀孕之后两人的选择是直接打掉……
 
“妈妈,我要……我要你!”说完,小女孩目露凶光地冲向了韩冰。
 
韩冰从床上坐了起来,她对着镜子中的自己仔细端详。“现在,轮到我了……”
 
第二天,人们发现了惨死在家中的刘姨……
分享至: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