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端
当前位置:主页 > 短篇鬼故事 >

不一样的小女孩

美丽的夜空,星星眨着眼睛,弯弯的月儿像一把弯弯的镰刀挂在天上。几朵调皮的夜云,如轻纱一般,拂过夜空中最美丽的星星。
 
夜风轻轻一吹,萧条的老树轻轻摇曳,给安静的村庄增添了无尽的萧萧杀意。一只猫头鹰站在树梢,发出垂暮之人的咳嗽之音。霎时,一种无形的恐怖笼罩着整个村庄。
 
温馨的小家,除了爸爸的鼾声外,一切都显得是那样的和谐与安详。柯儿甜蜜的睡在爸爸和妈妈之间。
 
突然,一只老鼠跳到床上,走走停停,东张西望,一步一步走到柯儿的身上。甜睡的柯儿完全没有察觉。老鼠停停又走走,来到柯儿的耳朵边。老鼠一边嗅着柯儿漂亮的耳朵,一边东张西望。
 
老鼠张开恐怖的大嘴,使劲咬下去。柯儿疼得撕心裂肺,猛地一声哭出来。咬耳朵的老鼠吓坏了,一扭身,跳下床,逃跑了。血,鲜红的血从伤口处,像一股小小的细线,不停地流出。
 
柯儿蒙着耳朵,一边哭,一边说:“妈妈,我疼!”
 
爸爸妈妈一骨碌爬起来,抱着柯儿,焦急的问:“柯儿,你怎么啦?”
 
“妈妈,我耳朵疼!”
 
爸爸轻轻拉开柯儿捂着耳朵的小手,一边说:“没事的,让爸爸看看!”
 
爸爸一看,吓了一跳,但是,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,他还是强打精神,尽量稳住情绪说:“柯儿,爸爸看过了,没事!只是一点小小的擦伤,柯儿乖乖,爸爸这就给你上药!”
 
妈妈找来家里小小的药箱,从里面拿出酒精和药棉。爸爸拿着镊子,夹着药棉,蘸了蘸酒精,一边给女儿擦伤口,一边轻轻安慰女儿,道:“爸爸给你上好药,明天就好了!”
 
爸爸和妈妈共同努力,给柯儿包扎好伤口。时间还早呢!于是,一家人又躺在床上,准备再好好睡一觉。
 
不一会儿,爸爸和妈妈沉沉睡去,只有柯儿睡意全无。她怎么也睡不着,总想着那可怕的怪物,会不会再来咬自己的耳朵。
 
朦朦胧胧的月光,像浑浑噩噩的河水,淌进屋子,堆在地板上。柯儿看了看窗外,只见树影婆娑。她有些害怕,闭上眼睛,强迫自己赶快入睡。可惜,人就是这样,越是想好好睡一觉的时候,偏偏睡不着。
 
无奈之下,柯儿慢慢睁开眼睛。就是这一睁眼,可把她吓得全身哆嗦,喊声震天。
 
“爸爸……妈妈……快救救我!”
 
爸爸妈妈又一次被震醒,忙问道:“怎么了宝宝?怎么了宝宝?”
 
“妈妈,我害怕,床头站着一个老爷爷,他要掐死我!”柯儿一边哭着说,一边用手指着床头。
 
“不要怕,妈妈在呢。”妈妈一边说,一边将柯儿搂在怀里。
 
“妈妈,我好害怕,你赶快把那个老爷爷赶走。”
 
“别怕宝贝,爸爸这就把老爷爷赶走。”
 
灯亮了,皎洁的灯光洒满卧室。卧室里,除了一家三口外,什么也没有,哪怕是无孔不入的蜘蛛也没有。爸爸转念一想,难道家里有小偷?
 
想到这,爸爸顺手拿起门后的一截钢管,轻手轻脚,走出卧室。他来到厨房、卫生间和客厅,什么也没看到。他又打开门,来到院子里,依旧什么也没看到。
 
爸爸很奇怪,蹲在花台上,点燃一支烟“吧嗒吧嗒”抽起来,此时,爸爸的心思同飘渺的烟雾袅袅升起:“会不会是女儿做噩梦,错把梦中的老爷爷与现实混为一谈呢?”想到这,爸爸嘿嘿一笑,一脸的惆怅顿时烟消云散,他相信自己的判断。
 
回到卧室,柯儿已在妻子的怀中安然入睡。妈妈给爸爸使了一个发问的眼神:“发现什么没有?”
 
爸爸摇摇头,他是在告诉妻子,什么也没发现。柯儿睡着了,爸爸妈妈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一家人又安静的睡去,此时,只有忙碌的夜虫,还在月光下奔波劳累。
 
“妈妈,老爷爷又来了!”柯儿的哭叫声,又一次把爸爸妈妈惊醒。
 
女儿哭成一个泪人,妈妈赶紧把柯儿搂在怀中,问道:“宝贝……怎么啦?是不是做恶梦了?柯儿乖,爸爸妈妈都在,谁也不能欺负我的柯儿!”
 
这一次,妈妈也慌了起来,一边哄着女儿,一边惊恐地看着爸爸。
 
爸爸有些发怒,下了床,紧紧握住一截钢管,心想,若是被我找到,不管你是人还是鬼,我都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
 
这次,爸爸找得更仔细,就连鸡窝和羊圈都翻了个底朝天。遗憾的是,什么发现也没有。
 
回到卧室,爸爸沮丧的说道:“什么也没有!会不会是柯儿生病了?要不,明天带柯儿去看看医生。”
 
妻子点头同意。
 
柯儿哭了一阵,依就在妈妈的怀抱中睡去,而爸爸和妈妈则一直熬到天明。
 
翌日,太阳静静地照着大地山川,也照着村庄的红墙青瓦。
 
“柯儿,那里不舒服?要不要看医生?”
 
听妈妈这么一问,柯儿撅着小嘴,说:“妈妈,我很好。”
 
这下,爸爸和妈妈都没辙了,因为她们的女儿好得很。半夜,柯儿又被惊醒了。这一夜,爸爸妈妈被折磨得筋疲力尽,好不容易才熬到天明。令爸爸妈妈奇怪的是,一到天明,柯儿就活蹦乱跳。就这样,柯儿的怪状,一直持续了好几天。
 
一个星期后的一天,天气变阴。吃过午饭,妈妈忙着洗碗涮锅,爸爸坐在沙发上,一边喝茶,一边跟柯儿嬉闹。
 
“有人在吗?”话音刚落,大伯已进了屋,“你们知道吗?小老爹病了,可能不行了!你们一家也去看看,小老爹对我们几兄弟很不错!”
 
小老爹,就是爸爸的小叔!在这方圆一带,都是这样称呼小叔的。
 
“大哥,你听谁说的。”妻子问道。
 
“今天一早,我才去过呢!小老爹真可怜,无儿无女,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过了大半辈子。”大伯的声音充满了无限的同情。
 
“也是呀,人啊……就得认命。命里是什么,雷都打不掉!”爸爸似乎有些伤感,说道。
 
爸爸妈妈买了一些东西,拉着柯儿朝小老爹家走去。小老爹是一个可怜的老人,同时,也是一位很善良的老人。
 
小老爹家到了,爸爸推开门,屋里黑漆漆的。火炉旁,一张破旧的床上,小老爹正安静的躺着,他脸色苍白,呼吸微弱。
 
“小老爹……小老爹……我们来看你啦!”爸爸呼了两声。
 
小老爹慢慢睁开眼睛,苍白的脸上泛出一丝笑意,他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两下,之后,只是静静地看着爸爸和妈妈。爸爸妈妈知道,小老爹想说什么。
 
“小老爹……我知道……你想说什么。”
 
听爸爸这么一说,小老爹的脸上露出人世间最满足的微笑。
 
“柯儿,快过来看看小爷爷。”爸爸回过头,看着柯儿说道。
 
柯儿跑到床前,看了小老爹一眼,却突然哭了起来,道:“我要回家!我害怕——爸爸!”
 
“乖宝宝可不会乱说!”妈妈抱起柯儿说道。
 
“妈妈……站在床前的老爷爷就是他!”
啊再快一点好大
分享至:

网站首页

返回栏目

相关阅读